美國總統奧巴馬近來針對外界對其外交政策“軟弱”和“謹小慎微”的批評,展開一系列自我辯護活動。在西點軍校畢業典禮上發表的演講,便是“這一場解釋運動”的“重頭戲”。儘管講話只是“炒冷飯”,沒有新意,但是卻較為系統地闡述了奧巴馬政府的外交政策,尤其對美國出兵干涉的條件和做法著墨較多。
  以利比亞戰爭為分水嶺,美國自二戰之後首次在對外用兵的問題上退居“二線”,採取不“出頭”、不“當頭”和不派地面部隊的“三不政策”,構成美國的“新干涉主義”。然而,利比亞戰爭結束之後,對內派系衝突不斷,對外大量武器彈葯擴散到非洲國家,引發西非國家一波又一波的動蕩。美國於是在隨後的敘利亞、烏克蘭危機中改變了做法,對“新干涉主義”進行了“翻修”,形成了新的升級版,其主要內容如下:
  第一,大幅度提高美國用兵的門檻。只有當美國直接受到威脅時,美國才會考慮單邊動武。但即便在這種情況下,也要研究行動的有效性和合法性。而當前美國所面臨的最直接威脅依然是恐怖主義。如今反恐形勢已發生重大變化,從集中清剿轉向分散行動,美國要與遭受恐怖襲擊危害的國家結成反恐伙伴關係共同反恐。
  第二,聯合盟國採取“集體行動”是美國應對衝突的主要做法。凡是沒有對美構成直接威脅的衝突,美國都不會貿然出兵“單打獨鬥”,而是要動員盟國或者伙伴國採取“集體行動”——外交先行,製裁跟進,多邊軍事行動斷後。當然,美國是領導,負責發號施令,具體落實行動則由盟國或伙伴國承擔。這也是美國支持安倍修憲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緣由,主要是為安倍政權鬆綁,使其儘早放開手腳,成為美國在東亞地區的主要“打手”。
  第三,抓和談的旗幟,利用多邊舞臺,推銷美國政策主張。無論敘利亞危機,還是烏克蘭危機,在解決分歧的條件尚不具備的情況下,美國依然積極推動談判進程,試圖占據道德制高點,製造“老美不能走”的印象,同時向對方施加輿論壓力。然而,幾次日內瓦會議無果而終,不但沒有緩和衝突,反而使危機愈演愈烈。
  第四,慎重對待向反對派提供武器問題。儘管美國一再表示支持敘反對派,但說得多、做得少,始終不敢把殺傷性武器提供給反對派,充其量只是給一些人道主義救援物資,裝裝門面。
  第五,“手拿小棍子嘴裡發狠話”——這是美國媒體套用老羅斯福“手拿大棍子嘴裡說軟話”的名言,來說明奧巴馬政府應對危機所表現出來的色厲內荏和虛張聲勢。去年奧巴馬信誓旦旦提出敘利亞危機“紅線說”,結果使自己陷入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的困境。對普京提出以“化武換和平”的建議,奧巴馬如獲至寶,欣然接受,才擺脫了被動的境地。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後,奧巴馬又接連放出狠話,普京如不收斂,將要付出“代價”,然而採取的製裁措施並未對俄羅斯造成傷筋動骨的損害,象徵意義遠大於實際意義。
  美國升級版的“新干涉主義”是美國實力消長和世界多極化發展的必然結果。奧巴馬巧舌如簧,也改變不了這一基本事實。可悲的是,奧巴馬對此視而不見,仍然頑固地認為,“美國必須一直在世界舞臺上擔當領導者”,美國勢將越來越顯得力不從心。(作者是前駐外大使,現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)
創作者介紹

point

obcjv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